652467599.jpg

十七歲的我,閒來沒事,寫了一首詩,跑去學校校刊投了稿,然後就錄取了。

我的名字被鉛字刻鏤排版在校刊頁面,明體,是漢字書法典型的風格,橫的細,豎的粗,一點一撇筆畫很講究,極美,極典雅,從此偏愛明體字型,想來應該有這麼個緣由。

但是,自從那篇不知所云的新詩刊出後,班上原本不太搭理我的女同學,也跑來讚美我,說些什麼才華洋溢,言不由衷的鬼話,隔壁男生班,在我每次經過中庭,也會從教室探出頭來打量我。聽說,我當時有了:雖然成績不好,但,是個才女的名聲。嘿,這件事可是足足讓我高興了好幾個星期呢。

 

然後,一些奇怪的事情發生了。

有些男生打電話到我家想要跟我做朋友,我還收到一些禮物兩三封情書。

某男同學打電話來,自我介紹完就開始放歌…,好像是古典樂還交響樂我也聽不懂,要不然應該是貝多芬或莫札特,這兩個名字我比較常聽說。啊,隨便啦。但是他放了五六分鐘實在很久,我又不想一直喂喂喂…,顯得沒氣質,只好坐下來,用手撐住頭,外面電線桿上本來停著一隻烏鴉,後來從我窗外飛過…呀,呀。

 

喔,我變得小有名氣的樣子。

論長相,班上已經有頭號大美女歐弘韻長期霸佔排行榜首,還有清秀小佳人胡倍緊追在後。大眼睛故娘有羅佳琳饒梅點點點…,數也數不完。身材勻稱高眺的有倩維方晴自強…。

這些我都打不贏,就算是詠春第三代傳人也沒辦法,更別說英數理化。

於是恍然大悟了,那些男生自以為他們喜歡我,不是因為我很正,其實是因為我太弱,成績爛個頭小,一點說服力都沒有,只會寫些語句不連貫的詩,他們就幻想自己的英雄氣慨可以保護我…,呵呵,謝謝啦!等你們可以從袖口彈出蜘蛛絲我們再說,慢走不送,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…。

 

我其實應該配對張倉奇,他是我小學同班同學,他班長我副班長,理由很充分,所以我將來應該嫁給他變成張太太…。他五官端正十分俊秀,我媽帶我去他家買花生油那天,他媽叫我上樓去聽他拉小提琴。他歪著下巴拉琴的樣子也優雅,他功課好家境棒,絕對是個超完美對象,可是我跟他沒話講,喝完兩瓶養樂多我就告辭回家了。

我們小學少棒隊聽說很強,那個穿著潔白棒球緊身衣,修長體態眉清目秀的男生真好看,他站在投手板上左右張望準備投球,他專注的神采也好看,他回眸轉頭的瞬間在我眼中都變成三十轉速的慢動作影片…,有關他所有輕微的細節都變成特寫,嗯,臉頰發燙頭在暈,連有次在轉角撞到他,心臟跳到快要不能呼吸…,呵呵,一點都不誇張啊,原來這就是青春期!

 

他就是我的初戀邱小洲,只不過劇情急轉直下,畢業時滿心歡喜留下姓名地址以為可以寫信交朋友,但是從此音訊全無。沒想到後來和他上了同一所中學,迎面而來的時候我舉起右手想要打招呼。

「呃……。」

手還停在半空中。他老兄面無表情從旁經過,好像從來不認識我。

張倉奇更超過,我走到他面前跟他說嗨,他見了我像見鬼一樣拔腿狂奔…。

嘿,看來青春期的症狀男生女生大不同,我對邱小洲短暫的愛慕也就草草結束。

 

不過,青春期的症狀,好像就一定要暗戀某個誰。

隨便,只要隨便一個經過眼前,看起來順眼,臉上的笑容偶而會發光,身上有點亮片特效那個對象應該錯不了。我就是這樣開始暗戀張明其。

他是高中部樂隊裡閃閃發光吹著小喇叭的樂手…。

每次朝會例行校務報告之後,校長便上台說話,他老人家一上台就開始沒完沒了:

「我們要做個文明的人…,要做一個對社會國家有貢獻有…。」

我特別喜歡這樣的時光,因為可以一直偷偷看著他。

他的側面是雕塑、是好看的線條,左邊臉頰有顆像瑪麗蓮夢露那樣具魅力的痣,眼睛大而明亮,神情是憂鬱清冷的阿波羅。

因為喜歡,所以總是藉故往高中部教室那個方向走…。

因為是暗戀,所以話沒講過、聲音沒聽過、他也從來不知道有一個這樣的我。

 

「你可以寫信給他。」大概是莊美提出的餿主意。

「寫什麼?我只要一想到他,腦袋全部空白…。」

「打電話呢?」

「我會結巴,口渴,說不出話。」

莊美靈光乍現。

「去他家堵他,假裝遇見,說你是學妹。他家住埔心對不對?」

「什麼爛點子啊,我才不要。」我嚷嚷,假裝不以為然。結果一轉頭跑去問家住埔心的黃小文,認不認識張明其這個人,知不知道他家住哪裡…。

黃小文一頭霧水看著我:「蛤?」

我後來一天到晚跑去找黃小文問東問西,可是他的回答都很短。我的居心本來是想藉故去埔心他家玩,或許可以和張明其不期而遇…。心機實在很重啊,可我後來放棄了投降了,因為我發現自己的無厘頭和聒噪太打攪他。他是班上另類清秀恬靜女孩的型,不激進不評論不喧嘩,總是淺淺微笑,像棵盆栽安靜自在。

 

不料,在公佈欄看到張明其因為抽菸作弊,行為不良被退學,我心裡很難過…,我難過我感冒我發燒我在家睡覺…,我夢見他,夢見他光著腳丫從學校操場那邊向教室走來…,雨下得很大,他淋著雨站在操場微笑向我揮手…,我想,他是來夢中跟我道別的啊。

醒來…,我房間牆上貼著應采靈的電影海報,桌上有我寫的詩…,盛夏午後的雷陣雨從窗外打進來,把我桌上的詩,渲染成淚滴的形狀…。

 

哈,是不是灑太多狗血啦!還下大雨咧。「那些年」很紅的主題曲,歌詞裏面也在下大雨:

「那些年錯過的大雨,那些年錯過的愛情,好想告訴你,告訴你我沒有忘記…。」

 

我真的真的沒忘記,那一年我是這樣夢見張明其的。

可是不能說,說出來別人會以為我有病,以為我在自導自演瓊瑤電影,只好藏起來,藏進年少時光裡。

那份熾烈的情懷對我而言,始終是個謎。

是我密密麻麻寫在日記的秘密。

 

後記:上高中的我坐火車通勤,火車空隆空隆的音效一直是我在車上發呆的背景音,有天,聲音停了車子停了,在埔心,有一個人…,上了車,這下,整個世界都停了…

 

親愛的朋友,可換到udn看我...    http://blog.udn.com/sherryelephant/article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
sherry

Sherry 媽米很忙の生活筆記

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