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鶯歌-3.jpg

音樂有種魔力,會讓人隨著音符節奏波動情緒,而且,它還有股力道能穿越時空,只要一小段旋律觸動,拍拍拍,記憶曝光,那些人事時空背景會變成千萬像素組合的序列,將你團團圍住…,直到音樂停止。

我聽到釵頭鳳這首歌也像這樣,會想起國中老師周麗玉以及當時所有發生的事,那些記憶也像一幀幀凝結的畫面將我團團圍住,你聽,是琴弦撥動的前奏…。

紅酥手,黃藤酒,滿園春色宮牆柳。

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!錯!錯!

 

不過這不是歌,是南宋詩人陸游的詩詞。

錯錯錯,這也是歌,當年民歌手包美聖唱過,用她濃濁的鼻音,周老師在課堂也教我們唱,到現在我還會唱一字一句錯不了。

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

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託。莫!莫!莫!

可是,當時老師為什麼要教我們這首詩啊!好悲傷。也可以是鄧麗君的「但願人長久」啊:

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,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,我欲乘風歸去…。

這首,蘇軾的水調歌頭,不是瀟灑多了嗎,我要乘風歸去管你今夕是何夕!為何是哭腔悲調的釵頭鳳呢?而且當時的她以及後來的她,性情丕變一百八十度,我們困惑我們看不懂。現在,這歌跨越時空牽引連結當年的我們,是否可以還原周老師在課堂上憂愁悲傷的線索。

 

國文課,十五六歲的年紀根本不明白釵頭鳳裏面的淒美愛情,論語已經很難背了還有八國聯軍、戰國七雄。不過這古文用唱的比背的好記,也挺有意思,但旋律太哀傷,雖然有時覺得無病呻吟是種另類氣質,但這似懂非懂的詞,蘊含悲情的曲,實在不討喜,再說「淒美」這兩個字未免離當時的我們也太遙遠。

 

我們。私立中學、升學主義加叛逆的年紀。

而周老師第一年教書,遇上我們。

她才剛新婚,先生是職業軍人大半時間不在身邊,老師家就住我家附近,所以我經常看見她騎車經過。學校女老師大多穿長裙坐校車,她穿牛仔褲騎偉士牌,高朓的身型卷燙短髮、白皙膚色酷酷的表情,在那個保守的舊年代,十分特立獨行。

她樣子酷,但對我們極好,個別約同學談心,送散文小說傳記獎勵我們進步。她也曾在午睡的時候拍拍我肩膀,輕聲細語:

「你成績要好好加油,你是我永遠期待的人…。」

大家一起去老師家包水餃看電影,像朋友一樣聊天喝茶,老師家整排書櫃放的都是精裝套書十分氣派高雅,書房窗外還有棵高大的桂花樹,淡淡花香飄進來摻著書本的油墨味兒,嗯,連空氣都很有氣質呢。

老師假日也帶我們出去玩,金山海水浴場、拉拉山還有宜蘭五峰旗,只是覺得奇怪,體育老師也一起來了,怎麼不是歷史老師或英文老師,偏偏是男老師?

管他呢,大人的事。

大家笑哈哈打打鬧鬧一路爬山,早先下過雨啊,瀑布上頭肯定有道彩虹,衝啊衝啊,大家開心的跑,周老師和體育老師沿路談心,像對戀人一般輕聲細語…,大家笑鬧著跑遠了,蜿蜒步道上只留下他們兩人的身影慢慢的走…,還有樹葉在風中窸窣的耳語。

周老師知性感性兼具,是文人氣息的孤傲又是女性風華的婉約,毫無疑問,班上同學都愛她崇拜她把她當成模仿的典範。

不過…。

紅酥手,黃藤酒,滿園春色宮牆柳。

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!錯!錯!

氣壓很低課業沉重,老師對我們的要求也變得愈來愈苛刻,以前成績不好老師勸導鼓勵…,後來成績沒到標準就用麻將尺打,大家站在講台上一字排開把手伸出來…。那個煎熬是沮喪自責卻力不從心,所以眼淚掉下來,後來就不哭了;本來也痛,後來打的次數多了,也就不再感覺那麼痛了。

因為,叛逆的能力正在變強。

 

老師那天趁朝會突擊大家書包,她翻出莊美寫給隔壁班男生愛慕的信…。

她要莊美站起來大聲唸出信裡的內容…,然後羞辱:

「年紀輕輕卻像隻發情的母狗!」

周老師的情緒開始有強烈震盪,有時和善有時激動有時變成冷酷的面目。

她把考卷往張玉珍臉上丟:

「這種分數你也考得出來,不如去吃屎。」語氣冷冷的…。

考卷在半空中落下,張玉珍噙著眼淚彎腰撿,我視線跟著飄移往下…,看見同學放在腿上的雙手都緊緊握出拳頭。

是的,我們很憤怒,但是什麼事也不能做。

 

打球是唯一的自由了。

我、美如、張菁文在操場打球,本來還有等校車的韓小倩,後來校車來了韓小倩走了,電工科幾個男生跑進來跟我們一起打…。

沒多久,周老師突然出現在操場另一頭:

「下個星期都要模擬考了,放學不回家自習還在打球…。」

「…。」三人無話可說。

「一點都不自愛,到底有沒有羞恥心,還跟男生打打鬧鬧…。」

她很煩很囉唆,她說些什麼我根本不想聽千篇一律,我只是低頭看著腳上的鞋帶百無聊賴。後來,她以「不聽師長勸告」記了我們一人一支小過,很不可思議。

雖然我成績差,但品行端正守規矩,從來不曾犯錯違規要記警告,現在卻因為打球要記過!

過?是考試作弊、打架、偷東西那種重度行為不良。

過!是把你的名字白紙黑字貼上全校佈告欄。

記過!是家醜、是要去跪拜祖先請求原諒那種天大的事啊!

可是好奇怪,我當下居然一點都沒有腿軟害怕或緊張發抖什麼的這種印象,我只是覺得幹,很不以為然。

爸媽當然很震驚,可是沒有多說什麼。因為美如張菁文和我,都有跟彼此的家長通電話,我們好好好好地跟大人講:記過!真的只因為打球。

 

後來聽說周老師離婚了。

後來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成長的盼望以及,困惑混亂彼此拉扯…。

而,青春本來就是一場逆風的旅程。

 

一朵鳳凰花跌進綠色草地。我們在相輝堂唱歌:

青青校樹,萋萋庭草,欣霑化雨如膏。筆硯相親,晨昏歡笑,奈何離別今朝。

大家都哭了,滿臉眼淚鼻涕紅著眼睛,緊緊靠在一起。

卡擦,年少時光的我們…,定格了。

 

時空交疊回到2016,周老師在同學群組裡被討論很久很久…,或許她在每個同學記憶中交錯堆疊不同印象不同解讀,卻都是從開始的崇拜敬仰支離破碎成我們青春印記裡的隱隱作痛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
sherry

Sherry 媽米很忙の生活筆記

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