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袋不知是如何運轉,就在意念之間熊熊迸出一個名字。

為什麼是熊熊呢,因為時間的距離,要拉長長長長的二十五年,太久了,久到應該是忘掉了或者記不起來的一個名字,一個,老,朋,友。

 

我想,會不會是冥冥之中有什麼牽引著,所以要安排這樣一種連結,像心電感應那一類的超自然,我不理解很想理解也不知該怎麼辦,所以我在估狗打上名字…。

據說,要尋找失散多年的親朋好友可以去逛臉書。

 

第一行,他的名字出現了,我看見大頭貼久違的熟悉與陌生摻半的面孔,於是在動態在近況在相簿搜尋軌跡,他的文字他的押韻他思維的節奏,是的是的,是我如此熟悉好久不見的復先哥。

於是那些年我們一起出現的場景彼此的對話,如同一片片拼圖拼回印象中原來的佈景、溫度和色調,衡陽路22路公車站牌還在,巷子裡摩卡咖啡飄出濃郁甘醇,復先哥心情不好,在中正紀念堂國家音樂廳前跟我說他和珮珮姐姐是怎麼悲傷的分離…。

當年的記憶全部如此清楚鮮明,怎麼青春就老了。

 

也記得復先哥說,失戀的我那時候,是一隻偽裝的怪獸,在背上插滿翅膀想飛飛不起來的愚蠢。

他跟我說,春天是風用透明釀造,生命也得用酸甜苦辣醃漬,幸福才能入味回甘。

他跟說很多很多…,他大我五歲生肖虎, 是那年行政院文藝營認識的朋友,一樣是天秤座一樣氣質優雅翩翩風度沒人懂的溫良低調暗中潛伏,一直謝謝謝謝他陪我經過戀戀傷痕的曲折寂寞。

 

卻,忘了是為何?在某個階段某個躊躇某個角落就失去了聯繫,或者是不明原因各自生命的衝擊,開始性格孤僻。又或是無從對質的背叛彼此傷了心不自覺慢慢疏離…。

如今料峭春風吹酒醒 也無風雨也無,若是久別重逢,哪還管誰先傷了誰的心,意念相彷相通的的老靈魂,知道許多事情角度不同不由分說愈解釋愈迷糊,就這樣安靜溫暖的揮揮手,微笑的弧度:好久不見囉。

就算千言萬語湧上心頭,我們以後慢慢…說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erry 的頭像
sherry

Sherry 媽米很忙の生活筆記

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